辽宁平遥一焦化厂防洪坝渗漏,山西沙湾县义不

作者:世界品牌行

图片 1

在今年的水利兴修过程中,沙湾县积极转变水利兴修思路,通过科学规划兴修任务,以争取项目、推进重点工程建设为抓手,西线排洪渠金沟河镇兴奋村南梁坡防洪坝已全面完工。坝体全长200多米,坝深7米,防洪坝的建成对金沟河镇兴奋村和东戈壁村的村民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由于防洪坝渗漏,水流长期流入这片耕地,导致无法耕种。 周皓 摄

因兴奋村和东戈壁村地势较低,常年来,每逢春季融雪和夏季暴雨,两村的农田都会受到洪水的袭击,不仅如此,村民的日常生活也受到了严重影响。

图片 2

金沟河镇兴奋村村民潘存荣:“本身渠道就不好,每年发洪水,都要多多少少淹没一些土地。反正一到春天,这个防洪任务就比较重,而且还影响春天的耕种。村子间的出行也不方便,最关键是土地,土地影响最大。”

两座防洪坝中的一座,蓄水呈现黄褐色,远方的厂区即为平遥一矿焦化厂。 周皓 摄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防洪坝没有修好前,村民们最担心的是洪水下行把村里的耕地淹没。现在防洪坝建好了,村民们可以放心大胆地耕作了。

近日,有群众反映,山西省晋中市平遥县一矿焦化厂防洪坝渗漏,导致平遥县段村镇弓村数十亩良田撂荒。为了解事情的真实情况,中新社记者到平遥县进行走访。

金沟河镇兴奋村村委会主任畅金林:“现在坝也修好了,对我们的耕地,对我们的村庄都有好处,对东戈壁村也有保障了,这个工程总的来说是百年大业。”

村民:数十亩良田受污无法耕种

县水利局特别申请了45万元的中央公益性维护养护项目资金,经过10天的奋战,将防洪坝建设完成。

5月13日上午,记者来到平遥县段村镇弓村,见到了群众所反映的那片疑似受污的耕地。周边地势较高的耕地都已经耕种,只有这片地依旧荒芜着。目测所见,整片土地都是黑灰色,稀稀疏疏地长着一些绿草,一条弯弯曲曲的水流从地中间流过,形成一处乌黑的水洼。

金沟河镇水管所所长买立东:“现在我们看见的这个坝是今年5月23号动工的。6月15号完工,近10天左右的。这个西线排洪区的水主要是冲击融雪型洪水和夏季暴雨型洪水,这个坝没修以前,下来的洪水直接从现在我们看见的坝的西面直接过去,过兴奋村的坟院,淹及东戈壁村和兴奋村。这个坝修好以后,现在就不存在洪水蔓延。”

村民郭先生说,五年前,上边焦化厂的水下来把这片地污染了,总共有几十亩,这几年一直就没有种。现在看见的那股水,就是焦化厂坝里渗漏流下来的。这片地里的井也污染了,不光地不能浇了,周围的村民吃水也得去邻村拉。焦化厂按地里当时的庄稼给了两年补偿,后来就再没有给过。

为寻找污染源头,记者顺着地里的水流往上游走。发现水流经过的耕地,土质都黑色的,水流两侧和底部的泥土也是黑色的。走过几百米后,一道土坝拦在眼前,水流的源头正是坝体外侧的两个水池。水池的水非常浑浊,其中一个水池中放着一个水泵,把水抽到地势比较高的地方。

爬上坝顶,发现竟是前后两道坝,都蓄着水。从坝顶可以清楚地看到焦化厂的烟囱和一部分厂房,第二座坝的一侧倾倒有大量煤灰,蓄水呈现污浊的黄褐色,在靠近厂区一侧更甚。

回到弓村,一位老大爷指着被污染的耕地,惋惜地告诉记者:“现在基本干了,去年这里的水有一尺多深。这是村里的口粮地,一等地,最好的地,别的都是旱地,就这是水浇地。”

就此情况,记者向平遥县环保局反映。环保局胡金光队长说,这个事有人反映过,当时局长、大队长都去过,那两个水坝就是一矿焦化厂的,并称记者反映的情况他们还要去核查,如果情况属实,作为监管部门会要求企业进行整改。

焦化厂:地是农民自己不种,拿这事问厂里要钱

5月14日,平遥县环保局胡金光队长给记者打电话,称他们已经去核实过,地里边流的是雨水,不是焦化厂排出来,并已联系了焦化厂和村干部,邀请记者到厂里和村里去看看。

下午,在环保局一位刘姓大队长和胡金光队长的带领下,记者再次来到弓村。经环保局胡金光队长介绍,一矿焦化厂的一位康姓矿长接受记者采访。

“老百姓坏的很,当然95%的老百姓还是好的。”康矿长说:“他们不种地,就是要拿这个问厂里要钱了。”言下之意,耕地并没有受到污染。

对于记者没有污染地为什么是黑色的问题。康矿长表示,那是上了肥料的原因,并且补充说与山西的土质也有关。

一行人来到水坝渗漏处,发现水流源头的两个水池进行过抽水处理,水量明显少了,并且用石灰进行拦截、过滤。

“这是坝里渗出来的。”环保局刘大队长说:“这个企业是县里的支柱产业,省里的环保部门经常来检查,污水处理设施很全,污水不能外排,不是我们包庇企业,我们实事求是。”

康矿长再次强调,两年前修这道坝,厂里花40多万,就是怕沟里的水下去了,冲了村民的地了。当时还和村民发生冲突,他们不让修,就是让水下去要钱了。

到了第二道坝,只见整个坝里的水比前一日所见更加浑浊。对于这样的水是否属于污水排放,环保局的刘队长和胡队长均没有明确表态。

村长:只有两户要补偿,其他村民没有诉求

从防洪坝返回的路上,康姓矿长称,已经联系了弓村的村长,不应该单方面听村民说,还应该听听村干部怎么说。

在平遥县城一家酒店内,经康矿长介绍,一位郭姓村长接受记者采访。郭村长称,他就是弓村的村长,从2008年担任村长至今,对整个事情的经过都知情。

对于焦化厂是否给过村民补偿的问题,郭村长否认了群众只给了两年补偿的说法,称给村民补偿过三年,只有去年和今年没有补偿,坝建起来之后再没有进行补偿。

对于是否所有土地被污染的村民都要求补偿的问题,郭村长表示,村里只有两户要求进行补偿,而其他耕地被污染的农民并没有补偿的诉求。

5月18日,记者再次对平遥县环保局胡金光队长进行电话采访。胡队长表示,此事已经向大队长和局长汇报,目前对一矿焦化厂防洪坝里的水质并未进行检测。

本文由365滚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