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治理战表单,从落后区到示范区

作者:商业资讯

5月19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会上,京、津、冀、晋、内蒙、鲁、豫七省区市分别晒出了治理大气污染的成绩单。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五月京津冀三地PM2.5浓度同比分别下降19%、14.4%和26.5%,与去年年均降幅相比呈加速下降趋势。

连续多年,京津冀地区一直是全国空气质量最差的区域。

此外,2014年,山西省PM2.5年均浓度同比下降16.9%,山东省同比下降16.3%,河南省提前一年建成PM2.5监测预警体系,启动空气质量发布和月度排名,内蒙古呼和浩特、包头、赤峰和鄂尔多斯四市执行空气质量监测新标准,PM2.5年均浓度达到44微克/立方米。

2015年,京津冀13个城市平均达标天数比例为52.4%,尽管同比提高了9.6%,但与长三角25个城市72.1%的达标天数和珠三角9个城市89.2%的达标天数相比,仍相差甚远。去年空气质量最差的10个城市,除沈阳外都位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

蓝天白云是治理大气污染成绩单最好的证明:去年北京PM2.5一级天数比前年增加22天,与此同时重污染天数减少13天,特别是APEC会议期间,在中央有关部门和兄弟省区市的全力支持配合下,各项主要污染物浓度均达到十年来同期最好水平。

共发的雾霾顽疾,让京津冀在环境领域成为命运共同体。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生态环境亦被列为先行启动、率先突破的三大领域之一。

携手治污,共享美好蓝天,七省区市都可谓是下足了壮士断腕的决心。北京近两年取消燕化800万吨产能扩建计划,去年压减水泥产能300万吨;天津去年全年淘汰燃煤锅炉1387台,压减燃煤200万吨;河北作为全国第一钢铁大省,去年压减钢铁产能3000万吨;产煤大省山西淘汰燃煤锅炉2065台,完成年度任务的206%;内蒙古一年投入60亿元,重点治理企业烟气污染,主动劝阻不符合北京排放标准的机动车进入北京;山东倒逼污染行业转方式、调结构,要求一批企业按照2020年排放标准实施提标改造。

“京津冀地区存在共性的环境问题,较为突出的是大气和水环境污染。通过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目前均建立了联防联控协作机制。”北京市环保局大气污染综合治理协调处处长李立新告诉《民生周刊》记者,早在2013年9月,京津冀就建立了区域性的大气污染联防联控协作机制,共同贯彻落实国家“大气十条”。经过两年多的协同作战,京津冀地区空气质量明显改善,“特别是河北,重污染天数由2014年的平均66天降为33天。”

严管污染的同时,联手治污更在绿色节能方面做足文章。北京中心城区公交出行比例提高到48%,专门拿出指标鼓励纯电动新能源车普及使用;天津中心城区和环城四区街道机扫水洗率超过65%,施工工地围挡、苫盖、硬化、喷淋、车轮冲洗“五个百分之百”落实;河北全面供应国四标准汽油,新增绿化造林500万亩,城镇绿道绿廊总长超过1500公里。

2015年12月30日,国家发改委、环保部发布《京津冀协同发展生态环境保护规划》,要求到2020年,京津冀地区PM2.5年均浓度控制在64微克/立方米左右,并提出将京津冀地区打造成生态修复、环境改善示范区的目标。

PM2.5年均浓度达64微克/立方米,这意味着,到2020年京津冀地区的空气质量将达到现在长三角地区水平,而“生态修复、环境改善示范区”目标的提出,则意味着京津冀环境治理必须在未来4年实现快速赶超。

污染物浓度连续下降

近日,全国两会开幕,京津冀地区再现重污染天气。其中,北京和天津先后出现严重污染,区域内其他城市则为重度、中度和轻度污染不等。环保部环境监测司司长罗毅介绍,北京4日首要污染物为PM2.5,日均浓度为315微克/立方米。5日起,受沙尘影响,首要污染物转为PM10,空气质量为中度污染。

虽然未出现去年供暖季后那样长时间、大范围重污染天气过程,但此次,北京、天津以及河北唐山、廊坊同时启动了黄色预警。2月4日,环保部曾会同中国气象局联合发函,要求3月31日前京津冀地级及以上城市试行统一重污染天气预警分级标准,以避免各地污染程度相同但预警级别不同的现象。

也正是那次大范围的重污染天气,拉低了2015年全年京津冀地区的空气质量。在2月18日国新办召开的媒体见面会上,环保部部长陈吉宁感慨:“11月中旬,北京全年的PM2.5浓度下降超过20%。但到最后一个半月,全年的工作被吃掉了很多。”

环保部数据显示,2015年,京津冀三地空气中PM2.5、PM10、二氧化硫和二氧化氮浓度分别下降17.5%、16.8%、27.1%和5.1%,重污染天数明显减少。

事实上,自2013年京津冀开始联合治霾以来,三地污染物浓度一直处在下降通道。但似乎仍与公众预期存在相当差距,特别是供暖季或遭遇极端气象条件时显得更加脆弱,

“公众感觉污染依然严重,原因是空气质量改善幅度还未达到能见度的大幅改善。”李立新分析,三地大气污染共同表现为空气污染严重,主要污染物均为细颗粒物PM2.5,冬季重污染频发。这些共性问题的产生与区域地理气象条件有关,也与社会经济发展有关。

不利于大气污染物扩散的自然条件是京津冀的先天劣势。“同样的污染物排放量,北京非常容易聚集而形成雾霾,沿海城市由于地理气象条件有利,污染物较易扩散。”李立新说。

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和以重化工为主的产业结构是造成京津冀大气污染的直接原因。李立新说,相比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京津冀多城市的支柱产业为钢铁、水泥、火电、平板玻璃、石化等高耗能产业,污染物排放总量大,单位GDP排放强度大,京津冀地区二氧化硫排放强度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5倍,氮氧化物排放强度是全国的4.3倍。

根据测算,北京的第一污染源是机动车,第二是燃煤,天津石化行业是工业污染的重点来源,河北则是钢铁、水泥为主。

区域共治扩大版

2014年发布的北京PM2.5污染源解析结果显示,在北京PM2.5来源中,区域传输贡献约占1/3,受季节影响,区域传输贡献甚至可达一半以上。

“空气具有较强的流动性,要改善京津冀的空气质量,不能仅局限于京津冀三地,周边省份,包括山东、河南的污染源,特别是燃煤电厂等高架源对北京空气质量均有一定影响。比如,2015年年底的空气重污染范围就波及京、津、冀、晋、鲁、豫六省市,面积达到50多万平方公里,区域性特征非常明显。”李立新说。

因此,全区域一盘棋,统筹考虑区域资源环境承载力、大气环境容量等制约因素,划定生态红线,提出分阶段推进的区域空气质量改善目标和措施,一直是京津冀治霾的基本思路。

2013年成立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筹建之初就涵盖了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山东等省份,如今已形成七省份、八部委的大气污染联防联控协作机制。

目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已建立区域信息共享、空气质量预报预警视频会商及应急联动、机动车排放污染控制、联动执法等工作机制,开展了燃煤清洁化、机动车跨区域管理、落后产能淘汰、工业治理等区域共治工程。

2015年,京津冀及周边区域以大气污染联防联控为重点,联手在机动车污染、煤炭消费总量、秸秆综合利用和禁烧、化解过剩产能、挥发性有机物治理以及港口及船舶污染等六大重点领域协同治霾。

李立新介绍,与2012年相比,京津冀三地累计压减燃煤4448万吨,完成5.5万台燃煤锅炉改造,基本完成了城市建成区10蒸吨/小时以下燃煤小锅炉淘汰任务。三地完成农村地区优质煤替代散煤887万吨。北京关停了3座燃煤电厂,天津、河北实施燃煤机组超低排放改造271台、4820万千瓦。

在淘汰落后产能方面,过去两年,京津冀三地淘汰炼铁产能2107万吨、炼钢2130万吨、水泥5073万吨、平板玻璃2976万重量箱。此外,三地全部淘汰黄标车,两年淘汰198万辆黄标车、老旧车。

京津冀如何赶超?

粗放、单一的发展方式是造成京津冀地区环境问题的深层次原因,因而,优化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实现绿色发展,成为引领京津冀环保赶超的不二法门。

《京津冀协同发展生态环境保护规划》提出,2015年至2020年,京津冀地区能源消费总量增长速度显着低于全国平均增速,其中煤炭消费总量继续实现负增长。2016年底前,全部取缔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小型造纸、制革、印染、染料、炼硫、炼砷、炼油、电镀、农药等严重污染水环境的生产项目。

但是,由于发展阶段、产业结构、城市管理水平等的差异,京津冀三地在环境治理方面面临不同挑战。就产业结构而言,目前北京第三产业占比已达79.8%,而天津约50%,河北则只有39.9%。

过去几年,河北将化解过剩产能作为改善环境质量的突破点。“十二五”时期,河北累计压减炼铁产能3391万吨、炼钢4106万吨、水泥6231万吨、煤炭2700万吨、平板玻璃3717万重量箱,钢铁、水泥等六大高耗能行业增加值占比显着下降。

2016年,河北年内将压减炼铁产能1000万吨、炼钢800万吨、水泥150万吨、平板玻璃600万重量箱,并提出到2020年,PM2.5浓度较2013年下降40%,污染严重的城市力争退出全国空气质量后10位。

天津连续多年推进“美丽天津•一号工程”,开展清新空气、清水河道、清洁村庄、清洁社区、绿化美化行动。2015年,天津的PM2.5浓度已降至70微克/立方米,比2013年下降27.1%,提前两年完成2017年治霾目标。今年,天津又提出,到2020年PM2.5浓度比2015年下降25%。

北京将2016年的重点放在治理农村散煤、高排放机动车和城乡接合部污染三大领域,治霾投入达165.4亿元,力争PM2.5浓度在2015年的基础上再降5%。

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郝吉明曾提醒,当前污染物减排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经过前一段的削减,容易削减的已经做了,要进一步消减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可能是一个攻坚期。

去年5月,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第四次工作会议上,北京、天津以及河北的唐山、廊坊、保定和沧州6个城市被确定为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核心区,建立了“2+4”的结对合作机制。具体就是,北京与廊坊、保定,天津与唐山、沧州分别对接,重点在资金、技术方面支持河北四市,落实重点工程项目,共同加快区域大气污染治理步伐。

李立新说:“2015年,河北四市在京津两地8.6亿元大气污染治理资金支持下,全年完成燃煤锅炉淘汰3191台、8010蒸吨,削减煤炭消费量约185万吨,四市二氧化硫年均浓度同比平均下降21%。”

去年年底,京津冀三地环保协同迈出更为实质性的一步。三地环保厅局共同签订了《京津冀区域环境保护率先突破合作框架协议》,明确未来将率先从联合立法、统一规划、统一标准、统一监测、协同治污等10个方面实现突破,为共同打造生态修复、环境改善示范区奠定深厚根基。

本文由365滚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