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永州人吃辣真的十分的厉害吗

作者:新闻供稿

问:浙江衢州人吃辣真的很厉害吗?

        自贡的兔子很有名。在盐井旁长大的兔子与生俱来一种其他同类无法企及的鲜美,肉质滑嫩,富有嚼劲。自贡人爱吃兔子,舍得吃兔子。在自贡的菜市场,买兔子有两种选择,带骨的和去骨的。可想而知,去了骨头的小兔子,也就没二两肉了。但这是家家户户的吃法。

图片 1

       自贡产盐、食辣,因为曾经遍地盐工,自贡还重油。鲜锅兔和冷吃兔成了当地的名菜。鲜锅兔重辣,冷吃兔重油,秉持川菜最大的特点,下饭。吃完后,人都是一身的汗。我在重庆读书时,自以为这里辣的地道,谁知去了自贡,却成了井底之蛙。仅仅品尝了几次朋友母亲的拿手兔子,胃里就像着了火,几天几夜灭不了。我去自贡,是专门吃兔子的。因为善于保存的特点,冷吃兔好像有在全国风靡的趋势。我对此很高兴,离开四川,也可以吃个地道。

感谢邀请!

     在重庆多年,不说街头巷尾,当地菜肴似乎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但最喜欢的,仍然是尖椒兔。重庆的兔子肉质一般,胜在用料好,一份尖椒兔有半个圆桌大小,四分之一的兔子,四分之二的小尖椒以及四分之一的青花椒。一眼看到去,除了白嫩的兔肉,满盘皆绿,有些吃不得麻辣的,脸也差不多绿了。在理工大学旁,有一家专门做兔子的饭馆,那的尖椒兔够地道,但着实很辣,每次都要配着酸奶一起吃。不是为了养胃,纯粹是边止胃痛边吃兔。

以前我上班时地几个同事,小姑娘哈,很能吃辣,去餐厅吃饭,把店里的桌上摆放的免费辣椒都吃光了,老板都要她们加价了,她们也挺愿意。

    成都人对兔子也特别钟情,老妈兔头和王妈手撕烤兔成了馈赠亲友的不二选择。老妈兔头不像其他地方,兔头是卤过的。比如说之前到浙江衢州品尝的三头一掌,那的兔头也很辣,但是明显用辣椒煮过。老妈兔头更实际一点,直接在头上裹满了辣椒。如果你去成都旅游,看到卖老妈兔头的,尝了一口称不过如此,说明那家店没舍得用好辣椒。有幸路过玉林街王妈手撕兔的总店,人太多,没进去买。出租车车师傅说,他们曾经的下酒菜已经不再咯!

可能衢州比较靠近江西省,饮食习惯受到江西的影响比较大吧!大家都知道江西,湖南,湖北,四川,贵州等中部地区都是无辣不欢的。

     成都还有家卖红星兔丁的,没准备去,却刚好遇到。店面及小,但量很足,看到橱窗口刚堆满的兔丁,就知道新鲜是绝对可以保证的。红星兔丁是凉菜,拌料有点类似重庆的白肉,辣椒油和酱油搭配在一起,看起来与冷吃兔类似,味道差异极大。

题主这个问题其实还真有点意思。

     在老家还吃过野兔,父亲的一帮朋友去打的。野兔似乎在猎手心中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为了打兔子,甚至有人在原野惨遭不幸。但我以为,野兔的肉太硬,干巴巴的,火候掌握不好,还特别容易柴。想吃野味,猪肉猪油是不能少的。

因为这些年随着大江南北吃辣人群逐渐的增多,关于哪个地方能吃辣的讨论就不绝于耳,比较多见的就是所谓“四川人不怕辣,贵州人辣不怕,湖南人怕不辣”的说法,此外包括江西、湖北以及云南等地甚至连东北人在内也都认为自己能吃辣。不过,究竟哪里人最能吃辣呢?各说各的,貌似谁都不服谁。而至于大衢州,这个浙江省唯一吃辣的地区,不怕辣、辣不怕或者怕不辣这样的说法,似乎已经很难形容衢州吃辣的程度了。但是,由于该地区人口只有区区的200多万,即便全民高呼我能吃辣也抵不过人家整个省区人口的声浪,所以,这些年来,衢州人干脆不掺和比辣的争论,只是默默的吃着自己的大辣椒。

     和朋友一起吃兔子,有人总会卖萌说“兔兔这么可爱,不要吃兔兔。”我总是呵呵一笑,继续看菜单。

说起来,衢州人吃辣的传统应该是很悠久了,但是,凭良心说,早先的人充其量说也只能算是“会吃辣”,而不是“能吃辣”。至于吃辣的起源,恐怕和紧邻江西有着一定的干系,同时,衢州作为一个水陆交通都比较通畅的地方,历史上流动人口频繁地往返衢州,应该也将一些吃辣的习俗带到了衢州,所以,衢州吃辣的历史或许就是这样开启了。而真正从“会吃辣”演绎到“能吃辣”的境界,其实应该还是在上世界的80年代,因为那时候,衢州人吃了多年的兔子头,在销声匿迹了一二十年之后又重新回到了衢州人的身边,也再次打开了衢州人胃里的那道辣门。

六七十年代,在衢州的南边有一个专门屠宰兔子的肉类加工厂,貌似兔肉好像是用于出口的,而剩下像兔头这样的下脚料,只有处理给当地百姓了。当时,好像是3分钱一斤吧。那时候,很多家庭主妇会买上几斤回家,然后加工烹制给家人分食,毕竟也算是个荤腥菜肴了,要知道猪肉可是要六毛多一斤呢。当初,应该是为了去腥,除了传统的生姜、桔皮之类,衢州人特意添加了青红辣椒来去腥调味。不过,那个时候放的辣椒数量和现在真的不在一个级别,因为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辣而辣。实际上在衢州柯城区,吃辣的程度远没有周边的常山、龙游人厉害。当时很多居民为了做点辣椒酱,还经常组队跑到离江西更近的常山去采买辣椒呢。但是,那个时候的衢州人,应该还只是会吃辣,当然,和苏锡常杭嘉湖这些甜口区人群相比,就显得相当的另类啦。

到了70年代末,屠宰场似乎终止了兔子的宰杀,所以一段时间里兔头几乎已经远离了衢州人的饭桌,自那以后,“吃辣”也只是一种纯粹的调味作用。而到了80年代中期,随着商品物流的启动,来自北方的兔子头又被衢州人给盯上了,一些饭馆老板把握住了这个商机,大批的引进兔头,开始使用传统的烹制方推出了“红烧兔子头”。印象里在柯城区的中河沿路段,从上街往里走左手边第一家的排挡制作的兔子头最够味,因为加工过程清洗的干净以及烹饪时舍得放,他们家的兔头比别家贵一毛钱一个。记得他们是在店铺门口支着煤炉,架上大铁锅,然后老板用那种大可乐瓶成瓶成瓶的往里倒黄酒、酱油,然后味精也是成袋(500克)的往里添加,其他的一些佐料也是大把大把的投入,当时应该还没有十三香卖吧,所以一些香料也傻傻分不清。与此同时,主角辣椒自然也是毫不吝啬的使用,辣椒干似乎不要钱似的往里丢,但是,那时候的辣也只是一般人尚能接受的辣,因为辣椒的品种还是传统的,充其量只是相对辣一点而已。但是,兔头的美味,也在很短的时间里成为一种流行的宵夜主角,尤其是在夏季的夜晚,吃着香辣的兔头,喝着冰镇啤酒,那绝对是一种享受。

随着一些外地来衢州的人感受过兔头之后,“辣衢州”,似乎也逐渐擦亮了招牌,而衢州人似乎也很看重这块牌子,潜意识里可能就让这个“会吃辣”的形象转向“能吃辣”发展了。后来,随着鸭头、鱼头以及鸭掌被衢州人当做招牌小吃之后,商家使用辣椒的程度几乎已经到了“脱序”的地步,传统的辣椒已经撑不起“辣衢州”的名头了,什么“朝天椒”“野山椒”“小米椒”等等都被无限制的使用中。于是,衢州人真的开启了“能吃辣”的模式,也导致很多外地人有了“不能和衢州人一起吃饭”的印象。但实际上,不少来自“甜口区”的外地朋友,一旦敢于尝试衢州的“三头一掌”之后,不少人真的会爱上这一口。

当然,衢州的辣,并非局限于三头一掌,其实在衢州,几乎所有能吃的东西都可能会被辣椒所侵袭,在这里,大街小巷里,基本上每一家从经验早餐到夜宵的店铺,桌子上都少不了辣椒酱。吃辣的人群也就是这样在日常生活中逐渐的增多、增多,吃辣的程度也同时在逐步的提升之中。可以说,各地找一批人作为代表队,各地比试吃辣,恐怕衢州人真的不一定会输给他人,当然,这样的比试其实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衢州人还是低调的继续吃辣吧。

确实很能吃辣。我是土生土长的衢州人,又是做厨师的。衢州人吃辣,是受江西人影响,加上又是地处于金衢盘地,有吃辣驱寒的说法。衢州人吃辣,以龙游,开化最会吃。

这个不好说,反正衢州人去重庆玩觉得那里的菜一点也不辣。[抠鼻]

我是衢州人,吃辣这一块,那是相当,而且是那种直接的辣,真真切切的辣。

在浙江人当中,衢州人算的上会吃辣,放到全国对比,衢州人不能算……

本文由365滚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