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三县搜寻野生大熊猫,猎杀大熊猫案

作者:中国经济传奇

图片 1

摘要

警方查获的大熊猫皮。微博截图

2014年12月31日,昭通市水富县森林公安局在行动中查获一批野生动物尸体和8.5公斤疑似熊肉,当即以刑事案件立案侦查。

图片 2

云南省林业厅5月13日通报称,破获一起非法猎杀大熊猫案。目前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批准逮捕。 云南省林业厅副厅长万勇通报:2014年11月以来,云南持续开展严厉打击非法猎捕野生动物专项行动。2014年12月31日,昭通市水富县森林公安局在行动中查获一批野生动物尸体和8.5公斤疑似熊肉,当即以刑事案件立案侦查。今年2月3日,云南濒科委鉴定中心对所查获送检的疑似熊肉完成了DNA鉴定,确认系大熊猫肉体。云南省遂组成联合专案组进行调查。

大熊猫落难的地方如今已长出一些竹子。

图片 3

图片 4

村民因羊被咬死猎杀野生大熊猫

海拔1500多米的山上,竹子有被大熊猫咬过的痕迹。京华时报记者李显峰摄

日前,该案成功告破。经调查,2014年12月3日,犯罪嫌疑人王某哥发现自家羊圈内的羊被野生动物咬死,便在羊圈旁安下套子。12月4日早上,犯罪嫌疑人王某哥发现套子被崩断,其弟也打来电话称在屋后的山林里发现了野生动物脚印,于是王某哥拎着火药枪、带着狗,兄弟俩开始顺着脚印追猎。追到龙台村水打沟处,兄弟俩发现了一只野生动物,王某哥开枪将野生动物猎杀。

第二声枪响后,“大野物”从树上掉下,顺着山坡滚落,最后窝在水沟里喘息。王文林兄弟俩端着火药枪上前,“大野物”气息渐断。他们把它抬回家,剖肚、剥皮、斩肉、连夜倒卖……

当天下午3时许,王某哥打电话与犯罪嫌疑人李某某联系出售大熊猫制品事宜。当晚11时许,王氏兄弟俩在盐津县普洱镇串丝村附近的公路边,将约35公斤的大熊猫肉及4只大熊猫脚掌以4800元的价格出售给李某某。李某某当晚将大熊猫肉及4只大熊猫脚掌带回水富县两碗镇的家中藏匿,并于12月6日将4只大熊猫脚掌出售给四川宜宾的犯罪嫌疑人王某,将大熊猫肉出售给犯罪嫌疑人吴某某,后吴某某又将大熊猫肉分别出售给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秦某某、杜某某。

这是一次错误而致命的邂逅。王氏兄弟是云南省昭通市盐津县的苗族山民。去年12月4日,他们在山上追踪咬死山羊的“大野物”,意外遭遇国宝大熊猫并将之枪杀。此后,邻县水富森林公安查获疑似熊肉,通过DNA鉴定确认源自大熊猫。今年3月底,警方锁定王氏兄弟为嫌犯。

图片 5

猎熊事件刷新了外界认知。野生大熊猫以悲剧的形式,在云南境内和长江以南首次被发现。此前研究显示,大熊猫仅分布在川陕甘三省的山区,而四川屏山县则是最南端的大熊猫栖息地。

村民因羊被咬死猎杀野生大熊猫

屏山县与云南的绥江县、水富县仅隔着一条金沙江。云南大熊猫是从四川渡江迁徙而来,还是云南本土原来就有?5月7日,滇川两省专家和调查人员,在绥江、水富、盐津三县接合部4万多公顷林区展开搜索,调查云南是否存在野生大熊猫种群。谜底或将在5月底揭晓。

目前,“12·31”专案的所有涉案人员均已归案,其中3人已批准逮捕,案件还在进一步办理中。 新华网 作者:王研

村民打了一只“老熊”

眼前的“大野物”皮毛颜色黑一片、灰一片,并不是典型的黑白分明状,王家的女人和孩子们,并没有把它和电视上的大熊猫联想起来。王文林把它剖了肚,剥了皮,将肉和骨分开。晚上,孩子们喝到了熊骨熬的汤。

“颜色有点怪,跟电视里看到的大熊猫不太一样,毛灰灰的,白的地方没那么白。”5月15日,盐津县龙台村,在丈夫王文林枪杀大熊猫的山上,张启英指着记者手机里的新闻图片辨认:“就是这张皮子!”

5月13日,媒体披露云南发现大熊猫踪迹,当晚,云南省林业厅通报案情:森林公安近期破获一起猎杀大熊猫案,案发地点在昭通市盐津县普洱镇龙台村,目前,涉案人员均已归案。

电视画面中警方展示查获的大熊猫皮,曾经摆在张启英家。但她说,当时“不认得它是大熊猫”,丈夫只说“打了一只老熊”。

张启英回忆,丈夫打熊之前,家里先后丢过两只山羊。羊圈搭在屋后的山林,因为隔得远,有动静他们也听不到。张启英说,羊圈没有任何被破坏的痕迹。由于羊平时散养,因此也不排除羊是在山上被“大野物”叼走的。“大野物”,是当地人对大型野生动物的俗称。

丢羊的事让王文林很恼火。他从前年开始养羊,养了不到30只,还没有出栏卖过。其弟王文才则养了60多只。兄弟俩都担心,肇事的“大野物”会再来。

据警方专案组查明,去年12月3日,王文林在羊圈旁安下套子,次日早上他发现套子崩断,其弟也打来电话称,在屋后山林发现了野生动物脚印。于是他们带上火药枪和狗,追踪而去。

王氏兄弟所在的龙台村上坝组,海拔在1300米左右。上坝有8户是苗族,王氏兄弟也是苗民,务农为生。两把火药枪,一把是王文林父亲去年去世留下来的,另一把是从亲戚家借的。

事后,王文林告诉妻子打死老熊的经过。那天接近中午,他们在一片名叫水打沟的山林追上“大野物”,它在一棵树上发出吼叫。

王文林举枪瞄准。“叭”的一声枪响后,“大野物”从树上掉下,在山腰滚了一段距离后,又抱住一棵树,爬了上去。王文林再次瞄准,第二声枪响后,“大野物”掉下树,顺着山坡滚落,最后窝在干涸的水沟里。

王氏兄弟上前查看。开始“大野物”还能喘气,他们还用东西砸它、戳它,不久它慢慢死去。兄弟俩抬着它回了家。

当天傍晚,在外干活的张启英回到家,看见躺在厨房地上的“大野物”,“一百二三十斤重的样子”。兄弟俩没告诉家里人这是大熊猫,只说是“老熊”。眼前的大熊猫皮毛颜色黑一片、灰一片,并不是典型的黑白分明状,王家的女人和孩子们,并没有把它和电视上的大熊猫联想起来。

熊是王文林宰的。他把它剖了肚,剥了皮,将肉和骨分开。这天晚上,王家的孩子们喝到了熊骨熬的汤。王文林的二儿子后来对记者说,他在汤里吃到肉,味道像鸡肉,当时不知是大熊猫肉,只觉得味道有些怪。

野生大熊猫首现云南

云南濒科委鉴定中心通过DNA鉴定,确认水富森林公安送检的疑似熊肉制品来源为大熊猫。这个发现堪称重大。此前,云南境内从未发现过野生大熊猫。

警方事后查明,案发当天下午3时许,王文林就打电话给犯罪嫌疑人李某某,商量出售肉制品事宜。

当晚11时许,王氏兄弟在普洱镇串丝村附近的公路边,将大约35公斤的大熊猫肉及4只大熊猫熊掌以4800元的价格卖给李某某。兄弟俩各得了2400元,对于两个年收入不到一万元的家庭,这笔钱不算少。

李某某连夜将所购物品带回其水富县两碗镇的家中藏匿。两天后,李某某将4只大熊猫熊掌出售给四川宜宾人王某,将大熊猫肉出售给吴某某。之后,吴某某又将大熊猫肉分别出售给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秦某某、杜某某。

去年12月31日,水富县森林公安局太平镇派出所接到举报线索后,在太平镇吴某某家中查获8.5公斤疑似熊肉及一批冰冻的野生动物尸体。吴某某亦被抓获。当天,水富县森林公安局将此案立为刑案侦查。

今年2月3日,云南濒科委鉴定中心通过DNA鉴定,确认水富森林公安送检的疑似熊肉制品来源为大熊猫。这个发现堪称重大。此前,云南境内从未发现过野生大熊猫,那么,市场上的大熊猫肉从何而来?

鉴于案情重大,云南省林业厅责成省、昭通市、水富县三级森林公安成立联合专案组进行彻查,最终锁定杀害大熊猫的凶手。

3月29日,在盐津县龙台村,专案组将正在干活的王文才抓获,并在其家中查获大熊猫皮一张及其他一些野生动物制品。王文林因为上山挖笋,一时躲过抓捕,警方在他家查获2支猎枪,以及大熊猫头骨、腿骨、油脂等。

3月29日晚上,王文林和妻子回到家。天亮之后,他决定自首。他给龙台村的护林员明再忠打了一个电话,让他等着。明再忠立刻联系了派出所。

在警车里,王文林告诉明再忠,那天看到大熊猫时,“开始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看上去有点大。它吃我羊子,我拿夹子没捕成。”后来指认现场时,王文林主动交代出一只大熊猫胆。

明再忠想不通,羊死之后,王文林为何不向林业部门报损,而是选择“复仇”。公安部门早就发过通告收缴猎枪,但王文林隐匿不交。去年12月18日,也即杀害大熊猫半个月后,王文林还到村委会参加会议,主题是保护野生动植物以及野生动物肇事补偿问题。会后,他还在会议记录上按了手印。

据盐津县林业局副局长吴泓介绍,根据相关政策,村民因野生动物肇事造成经济损失后,经林业部门审核,符合条件的均可得到补偿。历年来,全县累计发生此类案件4161件,共发放补偿资金126万余元。

王文林兄弟目前被关押在水富的看守所,两人涉嫌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已被批捕。如两人最后被认定为严重情节,最高或将面临10年以上、15年以下的刑期。就王氏兄弟何时知道“大野物”就是大熊猫这一细节,记者联系办案警方水富县森林公安局采访,相关负责人以影响办案为由婉拒。

联合搜寻发现大熊猫踪迹

绥江县、盐津县、水富县三县接合部的林区,高大的乔木之下,成片地生长着筇竹等小型竹类,这些都是大熊猫酷爱的食物。调查组在山上收集到大熊猫粪便。种种迹象显示,大熊猫曾在这片山岭栖息。

龙台村是盐津县最边远的村庄之一,由于消息闭塞和警方一直保密案情,在5月13日媒体披露前,大熊猫之死一直不为外界所知。

一俟案件告破,云南省林业厅便组织联合调查组,在盐津、水富两地调查大熊猫来源。调查组成员包括国家林业局昆明勘察设计院、西南林业大学、云南省林业调查规划院等单位的专家。

第一轮调查的时间是3月31日至4月8日,只找到大熊猫粪便,没有找到活的大熊猫。

4月24日,经国家林业局同意,云南省林业厅决定对具有大熊猫生境条件的绥江县、盐津县、水富县,开展是否有大熊猫资源的专项调查。

经国家林业局协调部署,5月7日,四川派出一名大熊猫专家和10名有丰富调查经验的队员,与云南的调查人员组成8个小组,共计40余人,在绥江、水富、盐津三县接合部4万多公顷林区展开搜索。

在盐津龙台村,记者调查发现,大熊猫殒命的山头附近并没有太多竹林,但距此数公里的群山,便是三县接合部。

5月15日至18日,记者探访三县接合部的林区,绥江一面为罗汉坪原始森林,水富一面为铜锣坝国家森林公园。山间高大的乔木之下,成片地生长着筇竹等小型竹类,这些都是大熊猫酷爱的食物。

种种迹象显示,大熊猫曾在这片山岭栖息。盐津县龙台村上坝小组的村民朱才云和明兴贵,都看到过大熊猫粪便。

朱才云称,2月份,她从一座叫梁子上的山上往下走时,看到奇怪的动物粪便。“回来我就说,我看见两坨屎,净是竹叶叶,他们就说,野猪不吃竹子,只吃笋子,说大熊猫才吃竹叶叶。”

明兴贵在梁子上也看到过大熊猫粪便,时间是王氏兄弟被抓后不久。而在2月份,他在叫燕子岩的山上挖虫草时,突然发现竹林里有一个黑色的圆呼呼的动物往下滚。“我也吓到了,没看清,拿起挖刀就往山上爬。回来后跟大家聊,都说大熊猫的可能性大。”

水富县铜锣坝国家森林公园的护林员朱昌明,曾陪同调查组搜索过梁子上和燕子岩,但一无所获。朱昌明说,疑似有大熊猫痕迹的山林极难穿行,时有毛虫掉落,爬咬之处即生红斑。

倒是在水富境内二溪村一座名为槽槽岩的山上,根据村民反映的情况,第一轮调查组于4月8日找到大熊猫粪便。

5月18日,记者在海拔1539米的山林间找到调查人员踏访过的竹林。两根断节的竹子端口粗糙。“这是被咬过的痕迹,如果是人为刀砍,端口是光滑的。”护林员龙国金说。

一棵树的下端树皮,尚留有清晰的爪印,旁边一棵树被刀砍过,龙国金说,做了记号的树下有过大熊猫粪便,已被县林业局的人提取。这堆粪便被村民发现的时间是4月初。

在第二轮调查中,调查人员在水富县太平镇一座名为排坡的山上也提取到大熊猫粪便。该处粪便早在去年就被村民发现,但没有上报。

截至京华时报记者昨天发稿,调查人员仍在盐津、绥江境内调查,尚无新的突破。

云南大熊猫究竟从哪来

专家分析,有两个来源:一种是游过金沙江、由四川扩散迁徙而来,另一种是本地以前就有。有关结论可能在本月底得出。

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研究员蒋学龙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云南省在近代历史上没有发现过大熊猫,但云南保山曾发现过大熊猫的化石。

公开资料显示,迄今所发现的最古老大熊猫成员—始熊猫的化石出土于中国云南禄丰和元谋两地,地质年代约为800万年前中新世晚期。

根据已知情况,大熊猫目前仅分布在四川西部、陕西西南部和甘肃南部的部分山区。出现在龙台村的大熊猫,究竟是云南本土的,还是从四川迁徙而来?这个问题目前仍是一个谜。

从地图上看,离案发地点最近的野生大熊猫分布区是四川省屏山县,与水富和绥江仅隔着一条金沙江。2013年9月,屏山县发现疑似大熊猫粪便,2013年底及2014年初,红外相机两次拍摄到大熊猫活动图片。今年4月,屏山县刚从大熊猫潜在栖息地正式升级为栖息地。

成都大熊猫基地博士齐敦武是此次赴滇调查的四川大熊猫专家。他分析称,云南出现的大熊猫无非有两个来源:一种是由四川扩散,另一种是本地以前就有。

支持四川扩散说的理由是,大熊猫会游泳。昭通林业系统人士分析,金沙江现在成了库区,江面平静,大熊猫从江对岸游过来并非不可能。

支持本土说的理由是,四川大熊猫要穿过金沙江和村庄到达盐津、绥江、水富三县接合部地带,不被人类发现的可能性太小,因此本土的可能性更大。

据云南省林业厅消息,通过第一轮调查,确能证实水富境内有大熊猫活动,“但具体大熊猫是从四川扩散、迁徙而来还是以前就有分布,从目前初步调查的情况还很难得出结论。”

此外,4月8日,水富县太平镇二溪村槽槽岩所采集的大熊猫粪便、毛发,与犯罪嫌疑人在盐津县龙台村水打沟处猎杀的大熊猫皮、骨、肉等,同时被送到云南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司法鉴定中心、中科院动物研究所鉴定。因粪便、毛发时间过长,无法进行DNA辨识,只能确定两个地点出现的野生动物是否都是大熊猫,但是否为同一个体尚不能确定。

另据了解,从排坡采集的大熊猫粪便也被调查组带走,不过因为发现时间更早,能进行DNA辨识的可能性更小。

虽然内心都希望云南存在大熊猫种群,但盐津、绥江、水富三地林业局的官员均表示,关于大熊猫的事尚待调查结论,他们不能擅言。据悉,调查组将在本月底得出结论,届时将由云南省林业厅对外发布。

一只大熊猫以惨死的代价,调动众多人力为之奔波。倘能证明附近的山林还有它的同伴,将来昭通乃至云南的生态,会添上一张名片。

本文由365滚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